我和他总是在学校的食堂里相遇。每次遇见他,我总是拉着自己的饭友跑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就餐。

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吃饭时的样子。可他还是看到了,而且还看得特别认真。

余生,我们一起吃饭

 

 

 

她和他认识的时候,都不是那么年轻了,已经进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。

是别人介绍的。约在一家海鲜餐馆门前见面,她简单收拾了一下,提早去了几分钟。没想,他却迟到了,直到过了约定时间几分钟,他才匆忙赶到。

竟然是个好看的男子,褪去了小男生的青涩和单薄,神情略显沉稳,衣服穿得也很有品位。一见面,就急急道歉,说路口塞车,足足塞了45分钟,请她一定原谅。

她笑,没关系的。暗自算了算,如果不塞车,他会比她到得早。那么,他不是故意的。她相信他的话,再说,即使迟到几分钟又怎样?他已经道歉了。

两个人就进了餐馆,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,他把菜单递给她,想吃什么就点什么。

她还是笑,小声说一句,我减肥呢。

他也笑,不用啊,胖点儿怎么了?只要健康就好,再说,你不胖啊。

她其实真的有一点点胖,只是那么一点点,自己会介意,他却真的不介意。索性拿过菜单,也不看价格,招牌菜,一连点了好几个。

感觉得出来,他对她的印象不错。而她也是,觉得从外表,自己甚至有点配不上他。但她并不表现出来这一点点自卑,从容地和他说话。他更是处处照顾她的感受,体贴她,如体贴一个小女生,让她感觉到被宠爱的温暖。

就这样慢慢接近了,过了半年的样子,他提出了结婚,她同意了。觉得自己终究还是个有福气的女子,在这样的年纪,还能遇到这么温和体贴又英俊的他。

结婚前几天,他们的好朋友帮着他们收拾新家,有他和她单身时的一些物品,其中,也包括各自的旧相册。大家翻出来看,于是看到了最年轻时候的他们。

那时候的他,那样英俊挺拔,穿白衬衣和牛仔裤,戴很酷的腕表,眼神里,带着不羁的味道。而那时候的她,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胖,但非常漂亮,眉目中,满是清高满是骄傲。

有朋友“呀”了一声,对他俩说,可惜你们没有早几年碰上,那才真的叫金童玉女。

他笑了,她也笑,却都没有说话。那一刻,他们心里都很明白,幸好,他们没有早几年遇到,不然不会走到一起。那时候的他,叛逆不羁,喜欢那种个性冷酷的消瘦女孩,并不是她那种。而那时候的她,对男孩子更是格外挑剔,要求对方品貌俱佳,更要守时,讲信用。最容不得男人迟到,从不给他们任何辩解的机会……他们,就是这样,因为挑剔,因为不够宽容,在最年轻的光阴里一再错过爱情。

而现在,他们都在情感的磨砺中成熟起来,内心不再浮躁不安,渐渐宽厚而平和,都懂得了为对方着想。现在碰上,对他们来说,才是最好的。

所以,真的不用遗憾,没有在最青春美貌的时候遇见你,因为我们要的,终究不是那一场哪怕足以天崩地裂的爱恋,而是天长地久的温暖相伴。

文/佚名

 

 

01

昨天一个读者说,她刚从一个同学口中得知,她关系最好的姐妹今天生了一对双胞胎,但是她连自己姐妹什么时候结的婚都不知道,大学时候她俩好的,一个来大姨妈,另一个二话不说就跳下床去给对方洗内裤。

很感谢你能来,不遗憾你离开

可是现在却像两个擦肩而过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冷漠逼。好心塞。

为什么我们会走着走着就散了?

之前我在报社上班,有一个跟我关系特好的姑娘。

 

 

1、

李昂在朋友圈,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:想跑在大街上,去人山人海中,找一个人,借他肩膀哭会儿。李昂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同事,挺努力的一个姑娘,她的工作是文案,跟在我部门。

在这一条信息下,五花回了一句:我在燕儿岛路和香港中路交叉处的酒吧,你来吧,刚腾出来半个肩膀。五花是我的朋友,他喜欢吃油炸的酥香的五花肉,就着辣子和蒜片,用苏子叶那么一裹,一口咬下去,那种人生叫做: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,豪迈奔放,所以我习惯叫他五花。

李昂真的就来了,五花问,喝日出?李昂说,喝到日出。日出是一杯很酷的鸡尾酒,我记得以前在里面醉过一回,就着春风迷人的夜晚。那天,我只来了一大杯德国黑啤,那一刻我觉得我跟爱迪生离的好近好近,他发明了灯泡,对,我就是灯泡,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,还是能指引方向的北斗星。

李昂说,我前男友给我打电话了,他说,有些事,说好了,没做,不如趁这个冬天来了,开始啊。以前,我说过,要陪他看北方夜里的大雪,他说做梦梦见了,我们站在北方夜里的街头,那雪飘在街灯下,我说我想喝一碗热汤,他给我点了一碗热馄饨,在我们分手后的380天,他跟我说这个,你说怪不怪。

你长的很美,但我得回家

 

 

以前最无奈的时候,老人们劝慰说,随遇而安吧。

每次听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,透着对人生的很多无奈感,但话轻飘飘到了年轻人耳朵里,哪里听得进去。

那个时候,身边的人都在争,不争就是没出息没出路,随遇而安听着就像一种懦夫行为。

后来有个人跟我说,人活着就是每一天过,把每一天安宁度过就好。

每一天是多少天,每一天都一样,多无趣。